首頁 > 歷史軍事 > 大王令我來巡山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舊事

第三百二十五章 舊事

作者:屋外風吹涼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ywkhlrn.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楚州,大禪山。

    金剛寺。

    聽完姜太虛所言“遷移山門”四個字,普泓神僧與智海方丈再也無法維持表面的平和,齊齊面色大變,隨即轉為陰沉。

    智海方丈看向姜太虛的目光變得審視凌厲起來,緩緩道:“姜公子,金剛寺開山門千余年,雖比不得稷下學宮,但也為歷代祖師辛苦修行宣揚佛法之地,豈敢輕棄?敢問姜公子,若今日金剛寺所面臨之局面,換做是稷下學宮,學宮可會退縮而去,遷移祖地?”

    普泓神僧也點了點頭,不過言辭卻委婉的多:“姜公子,縱有邪魔侵擾佛門凈地,佛門亦有怒目金剛斬妖降魔,卻不敢輕動凈土,成為佛門妄人。姜公子的好意,金剛寺心領了。”

    姜太虛面色淡淡,道:“既如此,倘若叛逆驅良善為賊,攻殺貴寺,不知貴寺如何應對?”

    智海沉聲道:“事尚未發生,真到那一日,金剛寺也必能以我佛之慈悲,感化叛逆,釋放良善。”

    姜太虛聞言,皺起眉頭來,明亮的目光直視智海方丈,緩緩道:“大師,吾此刻是以稷下學宮首席弟子之身份,與神僧和方丈議事,你能否再回答一遍,待叛逆驅良善為賊,攻殺貴寺時,貴寺將如何應對。”

    看著姜太虛肅穆凝重的面色,饒是智海方丈心機深沉,卻也不敢再扯什么佛法感化。

    一旁普泓神僧見之一嘆,三大圣地終究是三大圣地,一個弟子出面,就壓得金剛寺方丈不敢開口。

    不是智海太差,而是這位姜太虛,太強。

    普泓神僧念了聲佛號,蒼邁的聲音道:“姜公子,非我山門不識好歹,違逆學宮好意。只是,斷沒有因為區區叛逆,就要遷徙山門的道理。”

    姜太虛搖頭道:“自然不只是區區叛逆,除卻蒯氏叛逆外,還有黑冰臺。神僧當比我更知道東方青葉的性子,他未成圣前,就以生性霸道,護短記仇聞名。如今黑冰臺死了一位半步武圣,更死了十大長老,還有兩位是高品。這樣的傷亡,便是三大圣地,也稱得上是傷筋動骨了。若沒有一個交代,東方青葉沒法向天下人交代。青云寨那邊有天劍武圣在,黑冰臺正與楚國大戰,必不愿意招惹青云寨。那又該換哪個來平息黑冰臺乃至整個秦國的怒火?神僧不會真的以為,今日東方青葉出了三拳,此事就了結了吧?他或許不再出手,但宗師巔峰和高品宗師級別的長老,此刻多半已經快在路上了。”

    普泓神僧搖頭道:“如此,亦不足以逼得山門遷移。”

    姜太虛輕笑了聲,繼續道:“十日前,吾曾得皇城司小霸王項平傳信,每甲子年,三大圣地傳人出江湖,挑戰江湖百家,以磨礪武道的日子到了……”

    智海方丈雖然面色變了變,但仍能堅持得住,道:“山門雖遭大難,但迎接三大圣地傳人的底蘊還是有的。”

    姜太虛搖頭道:“若只如此,我也不必作難。項平還言道,天下大亂初顯,不止草寇,連諸多世家都隱隱有不穩之勢。但這些人都不足為慮,只是,為了不讓有人渾水摸魚,造成大患,故而建議三大圣地將各國境內的宗門都梳理一遍。凡宗師以上不敵傳人的高手,皆請入圣地虔修。”

    見二僧面色大變,姜太虛輕聲笑道:“此議我已稟明夫子,雖還未傳下宗旨,但想來也差不了多少。”

    這才是真正的狠招啊!

    天下宗門中,金剛寺縱然排不得第一,也在三甲之列。

    可哪怕算上寺里的老家伙,能抵得過姜太虛的,又有幾人?

    如此一來,絕大半宗師都要送入圣地當人質。

    偏生看起來似乎還留下幾個頂尖絕世高手,事未做絕。

    然而一座宗門,頂尖高手只是招牌和底蘊,真正能傳承宗門的,卻還要靠年輕人繼承下去。

    把年輕一輩都抽調空了,說不得還會被送上戰場上相互廝殺……

    這是要絕宗門的根啊!

    “何以至此?何以逼迫至此?”

    將山門看的比性命還重的智海方丈最接受不得這個,因為真要如此做,連他這個方丈都得進去學習……

    這比要了他的命還讓他痛苦。

    姜太虛淡淡道:“天下隱有不安之勢,為避免鑄成大錯,使得億萬生靈涂炭,三大圣地不得不如此做,以消弭隱患。”

    話至此,分明已沒了回絕的余地。

    然而姜太虛話鋒一轉,道:“值得如此興師動眾的,天下其實也沒幾家。算下來,除了金剛寺、星月庵,也只有楚國的玉虛觀。畢竟秦國的劍冢和神箭山莊,也滅絕多年。吾料到,總有宗門不甘心此法,想要抗爭。但結果如何,其實不言而喻。稷下學宮以仁為德,不愿多使戮力。故而今日特來相告,并且,為貴寺指一條道路。”

    普泓神僧面色漠然,看著姜太虛緩聲問道:“不知,是何道路?莫非,就是遷移山門?”

    姜太虛點了點頭,一旁智海方丈卻沉聲道:“天下之大,皆為三大圣地所把持。縱使遷移山門,金剛寺又能遷移去何方?莫非,諸位貴主想讓我山門遠避海外?”

    姜太虛什么身份,雖然為人謙遜,但卻也不慣著不知禮的人,他淡淡道:“海外自然也是一個去處,佛教不是本就自西而來?”

    普泓神僧到底心境修為更好些,按住了勃然色變的智海,顫巍道:“不知姜公子所指出的另一條道路是什么?”

    姜太虛淡然道:“其實很簡單,既然金剛寺眼下的困局是因青云寨而起,金剛寺自然該讓青云寨來負責。不然黑冰臺下一波攻擊即將到來,就算貴寺能扛得過去,卻不知要死多少門人弟子?黑冰臺那位半步武圣分明是青云誅殺,東方青葉不敢與侯萬千放對,卻拿金剛寺來頂缸,此事,青云寨當負其責。”

    這極不客氣的話,讓普泓神僧和智海方丈震驚之余,也有了些許猜測。

    莫非,這位稷下學宮的首席弟子,是想讓東方青葉和青云寨那位新晉武圣拼個兩敗俱傷,才行此禍水東引之策?

    可憐金剛寺千年佛門圣地,竟成了豎子手中的棋子!

    二僧對視一眼后,智海方丈猶疑道:“怕青云寨為避免沖突,未必容得下山門吧?”

    姜太虛站起身來,斬釘截鐵道:“此事由不得青云寨不應,青云林寧與我有舊,來時我已經與他議定此事。他雖出身山寨,但亦讀圣賢書,心系蒼生黎庶。不愿讓叛逆得強援,為禍更巨。所以,此事只待貴寺同意,便當盡快遷移。言盡于此,神僧,方丈,告辭。”

    說罷,姜太虛竟不留余地的徑自離去。

    留下眉頭深皺的普泓和智海二僧,對視良久,也無化解之法……

    “當務之急,還要由你親自前往青云寨一探究竟。”

    普泓神僧面色隱現灰敗之色,緩緩說道。

    下這個決定,必要承受剜心刮骨之痛。

    若是剜心刮骨能化解此難,普泓當愿以身敬佛祖。

    智海方丈的面色也難看的緊,點頭道:“怕也只能如此了,否則稷下學宮將宗師弟子大都圈禁起來,甚至驅之與黑冰臺、皇城司對陣。若如此,山門就真要到危及之時。師祖,弟子若前往青云時,黑冰臺攻來……”

    普泓神僧緩緩搖頭道:“武圣不至,老衲自能應付,你速去速回。”

    然而智海卻未立刻動身,猶疑了下,方道:“太師祖,此事,是否與隔壁說一聲?”

    金剛寺的隔壁,便是大名鼎鼎的星月庵。

    雖不是真的就在隔壁,寺庵相距有十余里地,但這十余里地,對于兩家來說,其實不過抬腳的距離罷。

    然而自當年之事發生后,兩家原本關系親近的佛門同道,卻成了生死不相往來的架勢。

    沒辦法,誰讓門下弟子弄大了人家弟子的肚子。

    出了這種事,哪怕為堵住世人的腦洞和嘴巴,人家也不可能再繼續來往。

    當年星月庵的天虹神尼,還和普泓好生做過了一場,如今……

    普泓神僧老目微瞇,不知想到了什么,過了片刻,才道:“此事老衲再想想,你先去吧。”

    “遵法旨。”

    ……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明天下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
《大王令我來巡山》章節(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舊事)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大王令我來巡山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ywkhlr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时时冷热号